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小说  »  最華麗的複仇 [5/6中国模拟卡车]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最華麗的複仇 [5/6中国模拟卡车]
佳純隨即在我已硬漲的肉棒上輕捏了一下。

小伶竟與這俏護士談論過我的性技巧,想想也覺得不可思議;不過更重要,卻是我聽出了佳純話中的含意。

果然,佳純接著道:“你要跟人家親熱也可以,不過,卻要答應人家一個條件…”

美色當前,我當然馬上點頭。

只見佳純接著道:“就是人家對一般的性愛不感興趣,偏偏喜歡粗暴的來,你甚至可以以強暴式的撕爛我的制服,這樣玩起來會更刺激,衣服方面房間內有替換品,所以你不需要擔心。”

難道佳純竟是傳說中的被虐愛好者,偏偏她卻是如此美貌與身材並重…

然而佳純的話卻令我更加興奮,二話不說已將她拉到床上,豪情道:“看我用最粗暴的方式操死你這婊子…”

我將佳純一下子按在床上,然后一下鯉魚翻身,已騎在她的腰間。

“不要…快…放開我…”

與剛才不同的,佳純入戲的發出了求饒聲。

我亦開始投入角色,模仿以往看過的色情片,左右開弓的括佳純兩記耳光。

佳純的臉上馬上現出淚花,我不由得暗暗奇怪,因爲我清楚自己傷疲的手上實沒有多大力度。

不過當我看到佳純隱含在淚眼中的笑意,我已馬上明白到事情的真相。

“婊子,喜歡這滋味嗎?”

既然佳純有言在先,我也不給她容氣,開始撕著她身上的制服。

波濤洶湧的身材隨即破衣而出。

“不要…求你…放過…我…”

幾乎連我也以爲自己真的是在強奸,佳純雙手以蚊咬的力度拍打著我,抗拒著我的侵略。

佳純的反抗實在激起了我潛藏體內的凶性,我緊緊按著佳純亂舞中的雙手,再以撕碎了的護士制服牢牢的將佳純的雙手分別綁在病床的兩角上。

“這麽大的乳房,是要我去捏爆它嗎?”

解除了佳純的反抗,我馬上扯下她的胸圍,手已落在一手也不能包容的美乳之上,盡情的扭揉捏弄著。

佳純逼真的扭動著,種種的表情動作,都那麽的自然,雖然說是做戲,但那實在是太像真了。

抵受不住誘惑的我於是猛撕著佳純的下裳,然后將我那火熱的肉棒,對準她已濕透的花唇……

“呀∼∼!”

被粗大的肉棒施以突如其來的插入,雖然佳純的花徑早已異常濕潤,但仍大吃不消,毫不做作的叫了出來。

偏偏佳純的慘叫卻只能更進一步燃起我的欲火,以及那摧殘的快感。

肉棒毫無保留的在佳純的體內左沖右突,刺插扭動,如攻城車般撞擊著佳純的花房。

佳純的豐乳被強大的沖力撞擊得抛上抛落,形成一幅淫穢的景象。

“婊子,你是不是爽翻天了…?”我一邊維持著強烈的腰部運動,一邊耀武揚威的淫笑道。

可憐佳純在我毫無保留的沖刺下,終被我送上了情欲的極峰。佳純的花芯在我一下重重的棍擊下,終於泄出了甜美無比的淫蜜,同時花徑猛烈的收縮,緊夾著我這強悍的入侵者。

在佳純高潮的擠弄下,我同時到達了崩潰的邊緣,肉棒展開了倒數的抽送,同時改變體位,打算隨時抽出肉棒。

仍沈醉在高潮余韻中的佳純,亦一下子把握到我的狀況,出乎意料之外的,是她竟然用一雙美腿緊扣著我的腰間,喘著氣道:“射…進去,我…要你…射進去…”

既然佳純也不介意,我當然不會跟她客氣,隨著腰間猛烈的下壓,我火熱的龜頭,已陷進佳純嬌柔的花宮之內,並對著那美妙的花房,狂噴著孕育生命的精漿……

完事后的片刻…

我仍壓在佳純那豐滿的肉體上,得意的問:“我的表現如何?”

出乎意料之外的,一直享受著魚水之歡的佳純,竟沒來由的哭了起來…

腳步聲隨即由房外傳來……

病房的門被重重的撞開,數名醫院的警衛沖了進來,看到室內的環境,瞬息間同樣目瞪口呆。

然后他們馬上將我拖下病床,粗暴的將我按在冰冷的地板之上。

那實在是天堂與地獄間的轉換。

其中一個警衛解開了床上的佳純,並詢問事情的始末。

只見佳純哭哭啼啼的坐起來,女性嬌嫩的下體仍不停流出我剛注入的精漿,此情此景實在是觸目驚心,然后我聽到佳純哭著道:“這禽獸他強奸我…我是…直到他…完事后…才找到機會按…床邊的警鍾……”

隨著這一記晴天霹雳,我終於都不支暈倒地上。

之后的一切,簡單…直接……我被帶上警署,先被一輪拳打腳踢,然后被迫簽了那份其實是他們所寫的認罪書。

再來是被送上法庭,由於我合作的乖乖認罪,所以法官最后都“輕判”了我監禁三年。

我能不認罪嗎?

佳純身上的傷痕…撕碎的衣服…床上的痕迹…甚至是她陰道內的精液……一切一切都只可以用鐵證如山四字來形容。

難道我可以告訴法官是佳純要求我強奸她嗎?

絕不會有人相信…甚至連我的律師也跟我說:叫我認罪,他好向法官求情…

我一直也不明白爲何佳純要這樣做,直至我看到坐在旁聽席上的陳德秋,我心中的所有疑問都隨即解開,我同時憶起在我迷糊中聽到的那把男聲,正是他其中的一位保镖。這個局…太完美了。

所以,法官判了我三年監,我一點也不恨他,因爲這是我應得的,一切都只因自己蠢,才會中了陳德秋所布下的桃色陷阱,就當我濫用信息蒙應得的惡報。

不過,世事往往就是這樣,雖然我已經認命,但殘酷的命運卻不見得會放我一馬。

*** *** *** ***

“這里,全部人都不準有名字,由今天起,你的編號是:二七一四九,明白嗎?”

獄卒的這一句話,正式爲我展開鐵窗生涯的序幕。緊接著的迎新會,以“通櫃”的方式進行…

好不容易捱過了,拿著自己分配得的清潔用品,步入囚室之中。而里面,早已有十多名的大漢在等著我…

“你就是今天犯強奸入來的新人嗎?”帶頭的紋身大漢劈頭問。

雖然明知沒好結果,但事實不由得我不認。

“陳先生托我們好好招呼你…”

那是紋身漢之后的一句話。

而在他們的熱情款待后,我亦不得不改爲住進醫療室內。

我有試過投訴,但是失望地,我發現部分獄卒都已經被陳德秋收買了,因此投訴的結果,就只有惹來他們變本加厲的毆打。

唯一值得慶幸的,恐怕就是沒有受到其他囚犯的侵犯,不是監獄中沒有這種人,而是幸運地他們沒有看上我。

不過,我的好運道始終有限…

“對了,百聖……今早陳生寄了一份禮物給我,要我轉交給你。”

強哥(即我囚室那紋身漢)得意揚揚的展示著手上的光碟。

其實,每一個牢房,每星期都有一天休息日,讓囚犯可以使用獄中的休憩設備,而看親友寄給我們的影片,就是其中的一個消閑節目。

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,因爲我知道,陳德秋絕不會有什麽好東西寄給我。

果然,影片一開始,鏡頭正拍著一間簡aaa444的电影陋的酒店房間。就鏡頭所見,一名少女,正被四、五名蒙面大漢強行拖進房間之內,二話不說已被抛到床上。


“小伶…”

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因爲隨著鏡頭角度的轉換,我已清楚認出,片中那少女,正是曾經自陳德秋手中將我救出的小伶,亦即是我的第一個女人。

“那美人兒原來是百聖的女朋友,那我們就要細心看清楚了。”強哥的一衆狐朋狗黨意識到將會發生什麽事,紛紛起哄道。

畫面中,小伶被其中兩個大漢緊緊的按在床上,兩個則拿著攝影機,而余下的一個,已在開始撕著小伶身上的衣衫。

“不要∼∼”

片中傳來了小伶的哭叫聲,不過那幾個大漢,根本不會因此而停下手上的動作,直至將小伶,剝過一絲不挂爲止。

然后是那幾個大漢,開始脫著自己身上的衣衫,充分顯示出,他們對小伶的不軌企圖。

“痛∼不要∼∼”

畫面接著出現了大特寫,偏偏那卻是最令我痛心,小伶被其中一名大漢插入的畫面。不過我已看不大清楚,因爲我的雙目,早已被淚水掩蓋。

大漢不停的抽送著,而且一個接一個。在剛開始的時候,小伶仍能發出抗議的呻吟聲。不過隨著第二個大漢爬到自己身上,小伶似乎連呼叫的體力都已經耗盡,只得死魚般躺在床上,任由大漢們糟蹋自己的軀體,同時在自己的體內,注入他們混濁的精液……

整整一個小時的影片,內容盡是小伶如何被那五個大漢操得死去活來,而他們當中的三個,更梅開二度,令小伶在短短一個小時之內,受到了八次慘無人道的侵犯。

每一個大漢都以最羞辱的方式,直接將精液射入小伶的陰道內,他們甚至在戲言,如果小伶因此而懷孕,根本連他們也分不清會是誰下的種。

直至他們一一飽嘗獸欲,小伶的嬌軀已被摧殘得體無完膚,其中少女的兩片蜜唇更被操得無法合上,正不斷淌出混和著鮮血的精液,他們無恥的紀念品。

影片終於告終…

而隨著影片的終結,我暗暗下了一個毒誓,就是要陳德秋爲他所做的一切…血債血償。

*** *** *** ***

不知不覺間,兩年多的日子就這樣過去了,這段日子其實並不好過,但是我依然咬緊牙關撐了過來。因爲我知道,要報仇先要離開這個囚牢。

“二七一四九,你今天出獄了…”

苦候的一天終於都來臨,我穿上來時的衣物,穿過監獄那厚厚的大門,我終於重獲新生。

仿如隔世!雖然我只坐了兩年多的監,但是周圍的轉變仍令我目不暇給。

我先好好休息了一整天,然后,第二天的一早,我已馬上出發去探一個我愧疚一生的人——小伶。

可惜的…

我已無法再見她一面。

就在她被輪奸后的第二天,她在半島建設的頂樓,那近百層高的地方,跳了下來…

那是她血淋淋的控訴,仿佛要告訴全世界,她的身體雖然被玷汙,但她的靈魂卻永遠是純潔的。

至少我認爲是…

我默默站在小伶的墓前…

向她在天之靈禱告…

小伶,你的仇,我一定會爲你報…

出獄后的第二個打擊是君怡,在我入獄的一個月后,她終於嫁了給“他”,那禽獸的化身…陳德秋。

我和陳德秋的結怨…是因爲我以不正當的手法,強奪了不屬於我的君怡,所以這兩年多的牢獄生涯,我過得並不枉。不過如今所見,陳德秋恐怕也犯了我的同罪,再加上小伶這條人命,所以我要他付出更嚴重的代價。

不過在接下來的三個月,我卻並沒有跟任何陳家的人接觸,包括君怡在內。

只是不停地搜集著他們一家的資料,我要知己知彼,方能百戰百勝。同時更要一舉擊中他們的要害!因爲要對付財雄勢大的陳家,我未必能夠有兩次機會。

陳家的家庭背景並不複雜,陳老先生膝下有三名子女:大女陳雅芳廿八歲,四年前嫁了個律師丈夫;二子就正是陳德秋這禽獸,廿六歲!兩年前結婚,妻子當然正是我心愛的君怡。

而三女陳雅婷,今年剛剛廿歲,年華雙十的她仍是一名大學生,而她…正好是陳家的最大破綻,同時亦是我要打入陳家的最大機會。

因爲要對付這一種曆經數代的大家族,一定要從內部滲透破壞,方會見效。

現在就只差一個戲劇性的相會,將我跟雅婷連成一線。

*** *** *** ***

名店街——一個彙聚各方名牌衣物、手袋皮具、手飾化妝品的商場,一向是上流私人宠物影音先锋社會女性熱門的聚腳地。

如今我站在其中一間名牌服飾店前,打量著那份招聘的廣告。

我的複仇…!就由這里開始。

我筆直的走向那看似是經理的女性,發出淡淡的信息蒙,然后道:“請問你們這里請人嗎?”

那女經理不由得一陣臉紅耳熱,過半響才低聲道:“是請人…不過我們這里專賣女裝,所以不請男店員。”

不過,我隨之展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:“相信我,我保證能令你的生意好上數倍。”

結果在我信息蒙的濃罩下,那女經理最后直點頭答應。

那女經理姓張,原來已差不多四十歲,從外表倒真看不出,她要我稱呼她作“惠姐”,而不用叫她經理。惠姐的前夫是本地一個航運商人,不過由於長時間不在家,加上二人性格不合,所以最后都分開了。而惠姐則每月從前夫手上支一筆可觀的生活費,同時開設了這間店,這都是惠姐后來告訴我的。

雖然惠姐聘請我的原因是因爲受我信息蒙的影響,不過說實話,我卻沒有違反我當日作出的承諾。

店里的生意的而且確好了數倍,每一位進來購物的名媛都一一滿載而歸。爲的當然不會是我的推銷技巧,在我施以信息蒙影響下,我要她們買什麽,她們就買什麽。價錢多貴也沒問題,她們有的是金錢,何況就算衣服的價錢再貴,在她們眼中也只不過是九牛一毛,所以我也並不會因此而內疚。

唯一最令惠姐不習慣的,是某些特別的時裝,單獨一個人根本穿不來,需要他人從旁協助。這是時裝店常有的事,亦是惠姐爲何不請男店員的主因之一。

不過在我身上卻從沒發生過這種事情,相反顧客們更樂意要我進入更衣室內幫手,這確是時裝界從未有過的事情。

而且在要幫忙試衫的名媛中,當中亦不乏美女,甚至間中更有些女明星,剛出獄久未嘗過肉味的我當然亦不會放過這種大好機會。所以,有時進入更衣室一試便試了個多小時,加上內里透出那陣陣歡樂的聲音,不難猜到我們在做什麽好事。

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時,本來惠姐打算說些什麽,但隨著那名媛一買便買了十多萬的華麗服裝,惠姐已再也說不出話來,從此只眼開只眼閉的任由我在店內進行任何的活動。

所以,我雖然在店內工作還不到三個月,名模、闊太、女明星都已經上了不少,而其中更不乏具知名度的,如某某富豪的千金,又或是某某著名女歌星女明星等。不過她們都只不過是我的泄欲工具,我的真正目標,是她——陳雅婷。

據我之前所收集的資料,雅婷每逢兩、三個月都會有一次在這商場出現,購買新款的服飾,又或是化妝品。由於她不會帶保镖逛商場,這正是我要接近她的最好機會。